top of page

何崙醫生


生命應該無分大與小,但有些相信八字算命的人,認為「大命 由天,小命由人」。我卻相信「壓傷的蘆葦,祂不折斷;將殘的燈 火,祂不吹滅。」(馬太福音10:20)

在眾多弱勢社群中,未婚懷孕、失胎父母的需要,最容易被忽 視,社會更會不自覺地給了很多負面的標籤。他們需要的,除了物 資上的支援,接納及關懷更為重要。

大約5年前,太太也經歷小產,所以自己對失胎父母多了一份同 理心。當時太太與我十分着緊第一胎,但約八週時小生命離開了, 那一刻我很難接受,太太更甚。準備了越多,失落感越大。身為基 督徒,我們明白天色從不常藍,只有學習藉着禱告面對苦難。雖然 不知道失去的胎兒是男或女,我倆為小生命起名「柔謙」,寄望女 孩溫柔,男孩謙卑。之後我們費了好一段時間平復心情,常常一同 祈禱記念小生命。失去胎兒仿如從自己身體割去一塊肉,是真正的 「切膚之痛」,難過的心情,非筆墨所能形容。走過小產的傷悲, 令我體會失胎父母的難過,可以更瞭解他們的需要,盼望透過「小 小生命」的服侍,為他們帶來祝福。


耶穌說:讓小孩子到我這裏來,不要禁止他們;因為在天國的,正是這樣的人。」(馬太福音19:14)

「小小生命」,顧名思義,重視被忽視的、關懷被唾棄的、扶助最無助的。非常榮幸及感恩,可以有機會參與當中的服 侍。為人父母,小朋友病倒時最擔心,尤其是單親家庭。經「小小生命」轉介,認識了兩個單親家庭,小朋友分別有呼吸系統 毛病及小兒濕疹,經診斷後,給予適當的藥物治療,病情有所改善。

「趁佢病,攞佢命?」醫生拯救病人,但無法轉死復生。醫療與藥物,或者可以延長生命、減輕痛苦,解決人在「生」的 問題,但人終不免一「死」;死亡臨到,醫學能夠做的已到盡頭,需要信仰來「接棒」,去面對死亡的問題。藥物只能醫治身 體上的毛病,「小小生命」的同工付出的關懷,卻帶給受助者心靈上的紓緩,在人生「起落」中得着「喜樂」的心 ,帶來真正 的治癒,因為「喜樂的心,乃是良藥。」(箴17:22上)。 透過服侍,在適當時刻,可以分享信仰,希望「攞佢命」,讓受助者 「攞」到永恒的生「命」。

「耶和華說: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,不是降災禍的意念,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。」(耶利米書 29:11)

香港正經歷着社會運動及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影響,若這是社會的病,希望我們不要短視,仍看到在病患中可作的,例如 多去關心弱勢社群在逆境中的需要。我們要知道上帝在掌權,願我們能「靈巧像蛇,馴良像鴿子」(馬太福音10:16) 去面對不順 遂的際遇。

「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、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。」(約13:35)

福音不一定要「口傳」,有時可以用「身傳」,效果會更好。「小小生命」未必直接「口傳」福音,但以行動、用愛心,將 信仰真義活現出來,撒下福音的種子,總有開花結果的一天。祝願「小小生命」的服侍,繼續成為受助者送上「大大祝福」的 天使!



Komentáře


bottom of page